?
  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  学术视野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术视野

            “江湖”中的传统表演艺术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 2019-03-22 23:35:44

                在以往,从事表演艺术行业常被冠以这样的称谓:走江湖。“江湖”二字不仅指示?#25628;?#33402;活动的场所,也是对演艺行业运作机制和特征的概括。与文人书斋中孕育的高雅艺术不同,江湖对于大多数表演艺术的影响更为直接。当然,这些影响并不都是积极的,所以需要对此进行更为辩证的审视。

              促进演艺行业发展

              在一定程度上,演艺特指以表演来换营生的行业,其从业者除少数由宫廷、官宦蓄养外,大多都可被视为“走江湖”的。所谓江湖,原本是三教九流聚集、鱼龙混杂之所,主要分为“金、皮、?#30465;?#25346;、平、团、调、柳”八个门类。其中彩(变戏法)、挂(卖拳、打把式)、平(说书)、团(相声、逗乐)、柳(唱戏、唱曲)均与演艺相关,几乎涵盖了戏曲、曲艺、歌舞、魔术、杂技、马戏、?#20061;肌?#30382;影等中国传统表演艺术的所有门类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演艺行业是过去江湖的主要组成部分,所以人们往往将艺人身上一些共性的作风、习性视为“江湖气”的表现,更多给予负面的评价。然而,旧时社会地位卑微的艺人在江湖上谋生颇为艰难,凭借?#23478;?#35201;在陌生的城镇征服观众、扬名立万则更非?#36164;隆?#22240;此,如果从个人生存和行业发展的角度进行分析,江湖习气之于演艺者及其行业而言,其实不可或缺。这既是演艺者?#35270;?#29615;境的必然结果,也成为过去中国演艺行业运作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武侠小说所描绘的江湖大多刀光剑影、血雨腥风。在现实生活?#26657;?#28608;烈比拼、争执牛耳同样是江湖人?#24576;?#30340;共性特征,注重名利、?#24179;?#20301;次由此也成为江湖气的主要表现。就演艺界而言,献艺场所、戏份多少、分配方式、举止派头基本都与艺人的地位相对应。在同一次演出?#26657;?#20986;场顺序、搭档分量、广告书写?#24067;?#20026;讲究,演员的三六九等被区分得一目了然,头牌与底包所享有的权利、待遇更有天壤之别。基于此,成名走红几乎是所?#26032;?#33402;人共同的?#38750;螅?#36825;就是荀慧生所说“四十多年?#26657;?#25105;不?#29486;?#30740;业务……一心一意把戏演好。但演好了戏又为什么呢?不过是为了成名、露?#24120;?#35753;自己生活过得好一些?#20445;ā?#33600;慧生演剧散论》,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版)。而舞台也成为了群雄逐鹿、一较高下的竞技场。尤其在会书、打对台等场合,台上火药味浓烈,台下?#25918;?#32773;助威。

              从表面上看,艺人对名利、地位的孜孜以求格调低下,弱肉强食的演艺生态也缺少人道,但这种江湖气所促成的其实更多是演艺行业不间?#31995;?#28608;烈竞争。面对严苛的环?#22330;?#26377;限的市场,凭本事吃饭、用?#23478;?#36739;量成为在江湖谋生存的核心准则。在生存的高压下,不遗余力地锻造演技、丰富作品成为艺人势在必?#23567;?#19981;容懈怠的竞争手段。观众喜好、市场需求、地域差异则是表演革新的主要导向标。比拼也往往促进艺人间的交流和借鉴,能迸发更多的创作灵?#26657;?#22312;不?#31995;?#25171;磨中推动艺术的发展。表演艺术因而有了源源不绝的发展动力和不断切合时代要求的前进?#36739;頡?/span>

              此外,所谓江湖义气,即注重道义、讲究信用、恪守规矩等也是江湖人的典型特征。在以往的演艺界,这?#26234;?#21512;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江湖习性普遍?#39029;?#20037;。它同样为艺术编演机制的正常运作提供?#22235;?#37096;的凝聚力和行为准则。

              中国过去的卖艺人大多用师徒、姻亲、结拜等方式构筑起清晰的行业壁垒。除了众多的梨园、曲艺世家,艺术的门派、师承也有严格的限定。如果没有师父引领出道或明确的家传,野路子的艺人多数会遭到整个行?#26723;吶偶罰?#23569;有演出的机会。即便艺?#20889;校?#35201;演其他流派的代表作还需另外投贴拜师,否则也会被抨击或放逐。至于偷艺、抢戏、放快等则更是行业内的大忌。这些规矩?#27492;?#20445;守、陈腐,实则形成了清晰的行业界限,能够?#34892;?#21327;调不同派别的关系、抵制其他势力对艺人的侵害,保护从业者的正当权益。

              在各种规矩之外,江湖义气也促进?#25628;?#33402;界的合作与团结。由于同门是兄弟、师徒如父子,一人受辱,众人出头的现象?#32570;?#30342;是。每逢岁末或灾害,各地还常见搭桌戏、义务戏演出。正如新凤霞所说,“艺人讲义气,困在哪儿了,家里困难了,艺人们就会出头帮助:搭桌演义务戏;凑份子钱?#20445;ā?#25105;叫新凤霞》,?#26412;?#20986;版社1998年版)。至于舞台?#31995;?#20114;相提携、彼此借鉴、精诚合作则更是数不胜数。这使当时处于社会底层的艺人力量得以壮大,获得更多生存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塑造表演艺术的特征与品格

              中国古代的表演艺术大多由卖艺人编演于江湖。即便宫廷、官府赏玩的雅乐、昆腔,最初同样植根于民间。文人笔下的词曲、传奇也离不开市井艺人的舞台呈现。因此,无论是艺术的成熟、发展,还是作品的内容、风格,中国的传统表演艺术都与江湖这一行业生态密不可分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在艺术形态上,杂耍、戏法、相声、说书、唱曲、打把式?#20154;?#28982;技巧多样、?#38750;?#21508;异,在表演方式上?#20174;?#31867;似的特征:演员人数少、道具简单、流动?#22870;恪?#23545;演出场地的要求不高。这其实都由江湖卖艺的环境所决定,它们最初都适合在集?#23567;?#24217;台、广场上撂地表演,也能用于茶馆、酒肆中的助兴。即便代表中国表演艺术高峰的戏曲,同样也脱胎于江湖卖艺,之后经历了从诸艺杂陈到融合一体的发展历程。因此,早期的戏曲?#24576;?#20026;“杂?#26412;紜?#21271;宋时,杂剧的所指尚不明确,角抵、玩笑、散乐等小演出均包含其?#26657;?#29926;舍、勾栏中的卖艺多见拼盘式的综艺呈现。然而,正是这种共生、多元的江湖环?#24120;?#20026;不同演艺形式间的借鉴、融合搭建了?#25945;ā?#20063;只有在长期混杂的演出?#26657;?#19968;种博采众长、经过变革且只属于戏曲的舞台艺术特征才显现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由于混迹市井、卖艺换钱,基于商业性的艺术生产迫使艺人谙熟迎合市场、取悦观众之道。因此,中国传统表演艺术在形式上多具有俚俗、滑稽、惊奇的风格,其思想内容也切合民间主流的伦理观念。江湖?#31995;?#21508;?#20013;?#19994;、人物、故事给予了艺人丰富的创作素材。由此所产生的舞台形象和表演不仅生动、真实、接地气,还可以根据不同地域和时代的风尚来灵活通变,不断创新。很多有经验的艺人除了阅历丰富、一专多能外,更擅长根据场子里看客的身份年龄、?#23548;?#30340;观演情?#22330;?#28436;出时间的要求等因素而即兴编?#30465;?#29616;挂和抓哏。与此同时,叫好、喝?#20849;省?#25171;赏等各种反馈也能使受众的需求、态度立即被艺人所知,从而左右?#23548;时?#28436;。因此,江湖中所孕育的表演是“活”的,也更注重观演互动,绝非一字一句照本宣科式的重复再现。这点点滴滴又无处不在的革新,自然能为各类表演艺术的丰富、发展提供无限?#30446;?#33021;和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再次,除了?#31361;?#21892;变、巧舌如簧、精明世故之外,在险恶江湖讨生活的需要也使部分艺人具有不?#38750;?#26435;、?#20992;?#22914;仇的性格。他们既擅于利用武艺、人脉和经验来防身,?#37096;?#20197;在表演中灵活机动地运用借古喻今、旁敲侧击、隐骂暗讽等手段来针砭时弊。这体现在《关公?#35282;?#29756;》《连升店》等大量的经典作?#20998;小?#21382;史上丁?#19978;?#35749;讽宰相、刘赶三调侃亲王也早已传为佳话。可见,中国的表演艺术在满足观众娱乐、消遣需求的同时,也具有批?#26143;?#26435;、教化民众的传统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昔日的江湖已逐渐被人淡忘,专业文艺院团取代个体艺人,成为艺术创作、演出的主体。这不仅使大量演?#21329;?#33073;了四海飘?#24682;?#25730;地卖艺的艰辛,也让主旨明确、场面宏大的精品力作不断涌现。在编剧、导演、作曲、灯光、舞美等大量主创的指挥下,艺人这一原先艺术生产、营销的集合体也被分解和简化。演员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以往卖艺所必须的野性、机警?#22836;?#33426;,富丽堂皇的剧院中也少有即兴创作、随演随改、灵活应变?#30446;?#33021;,?#34892;?#20316;品甚至脱离了观众的生活。基于此,重提江湖这一中国表演艺术的原生态,梳理千百年来激励艺人创作、创新的动力和机制,或许对于今天的表演艺术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
            作者: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学院管尔东

            来源: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9年3月11日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开奖直播现场香港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预测 澳洲幸运10哪里开的 缅甸赌场洗码bana小沫 斯诺克台球游戏中文版下载 河南快三河南快三今日开奖号 金牛座适合买什么彩票 五子棋必胜棋谱 澳洲幸运10开168 国际娱乐城开户送彩金 0607意甲威廉赔率 安徽快三怎么玩 17097期胜负彩分析 cba篮球宝贝 天津十一选五任四遗